B3log Solo  当前在线人数:12 登录 注册

奔放的胸毛。

天行健 胸毛以自强不息

我有个兄弟叫小方

2013-07-04 17:10:40 奔放的胸毛。
4  评论    2,521  浏览

    昨天,Zynga、微软、腾讯、Google纷纷有人离职。

    今儿早上吃早餐那会收到消息,我们部门与国际接轨似的......也走了人。

    2010年06月10日,武汉,我经历了十几家公司不要我之后终于入职,一千六,我努力无比。圣诞那晚加班到快凌晨,老板第一次请客,在兰州拉面点了一碗饺子,几块白面烧饼,三个人随便吃,随便吃。

    一年后,走的时候感觉得到经理特惋惜,出来送我。部门同事也全部出来帮我拿行李说着些寒暄的话。得瑟,嘿嘿。

    在武汉工作的那一年,痛快得要死,每天写无数代码,直到凌晨两点。有时候也不写,吃完饭就和山伯、猪头在家看新闻联播,仨人每天一斤二锅头,边喝边骂,狗日的共产党!逢周末就到处唱K喝酒扯蛋蛋,钱每个月都不够用,跟猪头数着硬币吃热干面。

    第一次出差是去武当山,回来那天是光棍节,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,肚子还饿着在,一上楼俩基友都还在等我。招呼一声,三秒内达成一致把公司的漂亮美工约了出来,跑KTV喝到天亮,歌嚎得难听极了。

    去年聚的时候猪头不在,不知道近况。山伯擦枪走了火,跟剪不断理还乱的那姑娘把婚结了,然后出于生计去了上海。

    后来有一天发现一个第三方组件可以解决Office COM组件的蛋疼问题,联系经理,想告诉他,当年要是用这玩意的话我就不用飞大连了,老板给的那点经费随便花,回程在火车上待了三十个小时。每次想起这事都立马愤恨:IBM的服务器钢板真厚实!大冬天给汗透了。


    天不怕地不怕,无忧无虑的日子过去了。

    以前总觉得有什么大的人生高峰在后面等着我,装逼一点的说法就是“竟然还有理想”。折折腾腾到现在,发现历史没有选择我,平庸了。

    思想转回来老老实实为钱而工作。

    以前“年轻”那会意气风发骚气蓬勃的一些美好大多被抖落干净,变成了一个土得掉渣的小市民。

    要说还剩点什么,就是这些交过心的朋友,最杰出的代表是小方。

    其他基友门估计要叫嚣着要BJ了,都杰出,呵呵,都杰出。许是端午小方送的粽子好吃的缘故,果冻老夸他,然后有时候会转过来对我说:你看看人家......


    小方是我在武汉一破培训机构认识的,只有初中学历。上学那会就是个瘪三(他自个说他那会是小流氓,我觉得太抬举,丫根本不会耍流氓),不爱读书,前两年我给他估算的文化值只有小学生水准,因为我花一个小时没跟他说明白函数与坐标系。

    小方初中之后到深圳进了厂,几百块钱一个月,好像是有个资深工厂姐照着,继续当瘪三。

    后来08年的时候小方回了武汉,受到上帝的指引,骑着自行车到处遛弯,然后在大马路上看到了XXX培训学校的广告,最后上帝指引小方在那个偏僻的巷子里成功地找到了人生的转折点。

    特么一个对电脑开机关机都不利索的人是怎么成为程序员的?到今天我依然心怀敬畏感到吃惊。

    我初中的时候在姨夫书橱里找到一本关于HTML的书,并且花两个小时就掌握了这门技术;高中住校,晚上翻墙出去在网吧装上 Turbo C 对着书上的示例敲代码;别人上课看灯草和尚的时候我看的是《Think in Java》。

    高二之后我辍学,在武汉遇到了小方,在那个破培训学校一个班。那时候我看过的关于计算机方面的书籍报刊杂志已经超过一人高了,他连QQ号都没有...弱爆了。

    开班的时候一个班四十多个人,后来,班里人越来越少,于是把两个班合成一个。后来的再后来,毕业之后只有不到一双手的人从事了IT相关工作,小方坚持下来了。

    按理来说,我顺利走过来是理所当然的,小方能够成为程序员是比较不可思议的,毕竟写代码不是过家家,面向对象、对象关系映射、设计模式等等这些概念对于一个连QQ号都没有的人来说,不是简单一句“努力学习”就能掌握的,而我是看着他走过来的。

    小方从来不抱怨,并且知道自己落后,不如我这样的优等生,课堂上讲的东西大都一知半解,长期靠向别人请教过日子,态度一直很好,一副生怕麻烦别人的样子。有时候解答老半天他还是听不懂的话,就喊着:“算了,算了,我自己研究一下先”。

    毫不精彩,他就是这样度过了一年半,没有大多数励志故事里那些呕心沥血的故事,朴实得要命,标准的一步一个脚印。其实我想得到他是怎样以一个“小学生文化水准”煎熬过来的,对于小方伟岸的人品,不值一提罢了。

    我在说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习惯性装逼得瑟,但是小方太纯洁了,任何跑火车一样的吹逼赞美都显得跟我一样同流合污,他跟我不是一类人,太纯洁了——二十几岁的人了,是个处男,但是这不是重点,牛逼之处是二十几年连飞机都没打过。打飞机的事后面再说。

    小方在武汉工作一年之后觉得武汉环境不好,说是要挪窝,说去北京,结果到了深圳。挪窝的原因不太清楚是薪水上不去还是泡妞失败。

    小方虽然在工厂瘪三混日的时候交过女朋友,但也只是过家家,挺好玩。在武汉泡妞失败对小方伤害挺大的,因为我看到小方对那姑娘好极了。

    俩人邻居,因为小方写Java,我写C#,姑娘正在学C#,所以让我给培训培训,我在武昌,他在汉口。

    那时候小方母亲生病,要人照顾,他周末早上收拾好他母亲,然后从汉口坐车送那姑娘坐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过来,我做好午饭吃完他就走了,回家照顾母亲,下午五六点又过来接妹纸......小方为了这姑娘什么都愿意。

    武汉作为三大火炉城市之一那大夏天的,这种付出不是一般的骚年能够做到的。我觉得妹纸配不上小方,不是很上进,枉费了小方来来回回汉口武昌两边跑。

    最终的结局跟大多数屌丝与女神的故事一样,小方人财两空。后来听说那姑娘要结婚的时候,小方感觉挺解脱。

    还好依然从不抱怨。

    我那时候在武汉走得太顺,因为没女朋友,荷尔蒙燃烧产生的内能全放在技术研究上了,前些年侃大山说的一人高的计算机相关书籍也变成了几人高,水平超出同龄人不少,有点得意,于是乎就觉得自己上了道。去杭州计划跟几个圈内人办事业,后来跟政府方面的关系脱了节,项目黄了——听起来略牛逼,其实我只是个跑龙套的,20岁,不懂事。

    黄了就算了呗,反正也一个人抽空已经在西湖里头划过船泡过脚了,跟在深圳的小方打电话问有没有落脚的地方,小方说房间很小,来挤挤吧(后来听说过无数不靠谱同学朋友的故事,明白这样的痛快是十分难得的)。伟岸的人品,妥妥的。立马买票就过去了。

    到深圳之后说是到世界之窗等,哎呦,中心地带,还挺高端。

    白石洲那种握手楼我这辈子是再也不住了,那是个非常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。

    当时小方是跟另外一朋友合租两房一厅,他节省成本,住小间,放个床之后要侧着屁股进的那种。挤一挤。

    打飞机的事就是这期间发生的。有天晚上观摩了岛国作品涨姿势之后,我拍拍屁股扯了句:“撸了睡”。然后准备洗澡去,小方弱弱地问我打飞机是怎么回事。我问他这二十几年的处男生涯里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,然后他表现得跟个白痴一样,从来没解决过......

    交代了几句之后洗澡去了,小方也成功地释放了二十多年的存货,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,比发一个月的年终还有意义(但是比不过两个月的年终,因为两个月的年终就是万字头了,意义更重大一些)。

    小方在深圳的工作也很不好运,总加班,在华为经常坐最晚那班大巴回家。后来可能是被我劝动了,也可能是家里欠了几万块钱债靠他还压力太大,换了工作。依然加班,比华为更凶猛,星期六都不放过。

    小方在深圳朋友不多,所以我经常叫他过来我这吃饭,有时候也组织活动,每次来都提东西,还老喊着要出去吃,不在家里做饭,他请客——感觉上辈子是客气死的。

    现在小方眼看薪水就要过万了,老实本分,肩负家庭重任从不抱怨,依然没有女朋友。我觉得特别不公平。这样好的一个人,加班到深夜回家,却个热窝的人也没有,一个人独自在钢铁森林中不知苦累地奔跑。


    这就是我的兄弟小方,我想给他找个女朋友。




    旧时意  沧桑过  还记否  伤心人  白发枯灯走天涯  一朝寂寞换宿醉

    A-Flying
    回复»  |  2015-07-01 11:41:00
    胸毛原来是你 zane,哈哈
    An
    回复»  |  2013-11-19 11:14:30
    就是你现在用的这个呀
    奔放的胸毛。
    回复»  |  2013-11-19 09:26:39
    现在用哪个?
    An
    An
    回复»  |  2013-07-24 10:27:13
    看完了
    经历很丰富啊

    话说你博客应该换个IP了

    发表评论

    validate

    公告

    业精于勤,荒于嬉;行成于思,毁于随。

    有些事现在不做,一辈子都不会做了
    这一刻就计划
    下一刻就实施
    绝对不给自己找任何退却的理由
    做,去做
    做了才能有改变,有收获

    最新评论

    评论最多的文章

    访问最多的文章

    分类标签

    友情链接

    存档

    TOP
    Copyright (c) 2009-2017, b3log.org